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山河艳刀 > 洞房花烛夜小美人被恶毒师父开bJ出YX

洞房花烛夜小美人被恶毒师父开bJ出YX(1 / 2)

老管家对桃英玉说:

“你惹城主生气了”

待到客房歇息时,桃英玉才听见老管家的提醒。他身心疲倦,想起刚才只不过帮那名叫“怜贞”的可怜花妖治好了伤,任自闲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那张总是风流又儒雅的面孔一旦生起气来,瞧着可真是吓人。老管家说:

“没城主的允许,谁也不能靠近那妖怪。”

说罢就掩门离去

桃英玉觉得荼蘼花妖可怜,想救它,带它回龙虎仙门,藏起来不让任自闲找到,可是任自闲是洛水花城的城主,权势很大,生气的时候很可怕,要是不慎让洛水花城与龙虎仙门结仇,那他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更何况,任自闲肯拿出月见琼花救百里飘踪,于他有恩,他要是这么做,岂不是恩将仇报?

思来想去,桃英玉莫名觉得自己更可怜,一无是处,百无一用,空有慈悲怜悯之心,却无力挽狂澜之力,这也就罢了,还优柔寡断。

夜幕降临,星月交辉,桃英玉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昏昏沉沉,半醒半寐之间,一袭鲜艳夺目的大红色铺天盖地而来,良辰吉日,龙凤烛、双喜红,绣有鸳鸯戏水的床被。

桃英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红纱帐内,身穿大红嫁衣,正是洞房花烛夜,鸳鸯成双对。

他不禁迷惑:“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明明在……不对,这……我不应该在这儿……”

下一刻,一具高大壮硕如黑熊般的身躯笼罩下来,异常沉重,纤秀玲珑的桃英玉根本推不开,吓得大声惊呼:

“放开!放开我!”

湿腻腻的粗舌带着难以忍受的熏味,趁机钻进了粉嫩如樱的檀口,啧啧有声地吮吸,勾住那无处可躲的香软小舌,唇舌交缠,贪婪地绞吸不止。

花颜月貌,雪肤如脂的小美人奋力挣扎,可是体内空荡荡的,灵力全无,唇中香软滑腻,如一朵芬芳的胭脂花,被大口大口地攻陷,口水相交相融。

“……呜呜……啊……”

桃英玉怒极,清冽干净的容颜染上羞愤至极的怒色,如胭脂妆点的红妆,越发我见犹怜,挣扎间,大红嫁衣很快凌乱,如红牡丹花的花瓣剥落,露出皎白如雪的肌肤,肤如凝脂,香肩玲珑削薄,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小美人的挣扎渐渐无力,幸而男人松开了他的唇,哈哈大笑道:

“小娘子,嘿嘿~你这小嘴儿抹了蜜一样甜,身上也好香啊,你是我的婆娘了,洞房花烛喜不喜欢?往后啊,咱们就在你的梦里成双成对,白头偕老。”

猥琐又阴沉的笑容,十分熟悉。

桃英玉看清眼前人,络腮胡子,相貌憨厚而粗犷,顿时又惊又怒:“你!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红纱帐中,赤裸裸的身躯强壮黝黑,像是树林子跑出来的大黑熊,紧紧压着穿大红嫁衣的小美人,热大掌在细腻如脂、冰雪晶莹的肌肤上游走。

本该死在薄情刀下的武阳真人却出现在桃英玉的梦中,一脸淫笑,猥琐地捏住一粒娇嫩绵软的红乳,拉扯搓捻,很快颤颤巍巍地翘立起来,如一朵枝头绽放的艳梅。

浅粉似桃的乳晕泛红,像是染着胭脂,又含在嘴里啃咬,湿漉漉的舌尖卷吸着乳珠,酥酥麻麻的疼痛蔓延开来。

“不……好痛……不要咬啊啊……啊好疼…………”

乳尖酥麻,肤若凝脂的娇躯生出艳色,桃英玉怎么扭动也挣脱不开,急得双眸逼出了泪意,似两剪盈盈春水,怒瞪着武阳真人。

“真他娘地骚啊,看上去是个干干净净的雏儿,梦里让人肏了那么多回,骚屄早让大鸡巴肏烂了吧。”

武阳真人趴在雪细如白鹤的脖颈中使劲儿嗅了一口幽香,粗喘如牛,热乎乎的舌头贴住雪白肌肤,大黑狗似的又吸又舔,留下一串又一串湿漉漉的吮痕。

同时,一手钳制住乱抓乱挠的双手压在头顶,一手轻车熟路地解开小美人的衣裙,纤细洁白,如寒纱轻笼的双腿被迫分开,露出秀气白净的阳物,以及腿心一道细细粉缝。

因双腿分开,那一道细细的粉缝裂开,浅粉蒂珠羞答答地冒出了头,两片细薄的花唇虚拢着。

粉粉的、嫩生生的,在雪白细腻的腿根儿间,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桃花,在枝头上轻轻摇曳着,仿佛见人就笑了起来。

“不!滚开!”

小美人细腰狂扭,腿脚乱蹬,可这无济于事,粗黑大手不慌不忙地触摸到小粉花,又嫩又滑,娇娇润润。

覆有粗糙厚茧的手指看上去就十分粗鲁,揉搓着两片粉嫩蚌肉,渐渐地,娇嫩嫩的穴缝受了委屈似的,流淌出晶莹透亮的汁液,如花苞吐露。

“小婆娘,你流骚水了,我手指头都湿了。嘿嘿~”

粗糙指腹拨弄绵软娇嫩的蒂珠,越发丝滑,直至两片娇嫩蚌肉浮开,如桃花初绽,嫩蕊穴心失去了遮拦,那一根黑黢黢的手指沾了淫水,湿漉漉的。

“扑哧!”

直接捅了进去

“……啊!好疼!不行!停、停下来……”

素净柔美,如出水芙蓉的小美人猛地挣扎起来,像是一条被冲上岸,走投无路的银鱼,欲拼死一搏。殊不知,武阳真人才是这场梦的主宰,他这点儿挣扎,想推开武阳真人,无异于蜉蝣撼大树。

大红嫁衣下肤如凝脂,胸前两点胭脂红招摇,屁股扭来扭去,腰肢似风中柳丝,越是挣扎,那副凌乱不堪又无比香艳的姿态越是撩人,那股子欲火从头烧到脚,一直烧进了骨子里,口干涩燥,怪不得世人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小骚货!什么疼不疼的,老子这就把你肏得舒舒服服的!夹住老子的大鸡巴嗷嗷叫!”

早就蓄势待发的大肉棒对准了湿滑穴口,如长蛇入洞。

两片娇嫩染红的唇花被硬生生蹭开,布满肉瘤的大龟头戳刺进狭窄紧致的粉屄,淅淅沥沥的蜜水不由自主地溢出来。桃英玉发了疯似的挣扎,仍能清晰感觉到腿心处的窄穴被不断撑开。

那神仙似的哥哥,龙虎仙门的小师兄,一命之恩,至今念念不忘,他心仪已久,情到深处却只敢躲在暗处偷窥的少年,如天上流云一般越飘越远,渐渐渺茫,直到再也看不见。

“救我!呜呜……师叔……师叔救我…………”

他将渺茫到几近于无的希望,寄托在绮情天的身上,卑贱地跪地祈祷,像上次那样被唤醒。

武阳真人勃然大怒,甩手一巴掌——

“啪!”

不留情地抽打在娇如花雪的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令桃英玉陷入一阵恍惚,眼前昏昏暗暗,绵软香玉的身子无力摊开。那张猥琐粗犷的面孔凑近,因愤怒而扭曲,更显得阴沉可怖。

武阳真人怒道:

“老子就是被绮情天摆了一道,杀我之仇不共戴天,你还敢提他?!要是让老子逮到机会钻进他的梦里,非把他肏得死去活来,给他打上淫奴的印记,每天都摇着大屁股,没鸡巴就活不下去,让全天下的人都来奸死他!”

越说越愤怒,竟一时忘记了胯下肏屄的桃英玉。

桃英玉忽感双手一松,获得自由,急忙一脚蹬到武阳真人的脸上,趁乱欲跑。

“还想跑?”

愤怒至极的武阳真人出手如电,抓住蹬过来的裸足,那布满肉瘤,黢黑丑陋的大龟头本就挤进了湿滑紧窄的处子屄内,骤不及防间,熊腰猛地往前一挺,大肉棒势如破竹,直直冲破了层层绞紧的壁肉。

“扑哧!”

破开了稚

最新小说: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只为报复他的爸爸。(父子/骨科)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