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两个人的旅途(1 / 2)

03两个人的旅途

商船的清晨与陆上的清晨颇为不同,比起睁眼看到的第一缕晨曦,最先意识到的是随着水波晃悠的身体和弥漫在周围属于海洋的气味。

空在小床上翻了个身闭着眼打哈欠,金色的长发松松落落掉在了熟睡的派蒙脸上,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又侧身睡了过去。

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时不时响起,空勉强睁开了眼,只见那维莱特正坐在对面的床边品水,心里大震。

这么优雅的吗?不是,那维莱特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品水?

“那维莱特?”

“抱歉,吵醒你了吗?”

“没有。”

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坐起身,顺手给旁边的派蒙重新盖上了被角。

晨曦的光透过玻璃窗户肆意洒在房间里,金橙色的光芒轻轻落在金发旅人的身上,灿金色与金橙色交织出几乎刺眼的光。

那维莱特不由自主得微微眯起双眼,视线中的空随性地神了个懒腰。

他那一夜过后凌乱的麻花辫跟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就连平日乖巧的发梢也不知何时悄悄翘起,弯成俏皮的弧度,让人看着有些忍不住的手痒。

犹豫再三,那维莱特终究没忍住:“空,你的头发……”

察觉到自己的头发乱到那维莱特看不下去的地步,空急急抓着自己的辫子:“呃,我、我这就整理一下。”

把自己的头发拆开,松软柔顺的金色长发在他的梳理下一点点变得整齐。想了想,空把长发梳到一侧分成三股,随后慢慢的编在一起。

见空编辫子的动作,那维莱特一开始有些疑惑,但立刻就想明白了关键——恐怕平时空的头发可能不是自己编的。

想到这里,那维莱特拍了拍自己的床沿,向空发出了友好的邀请:“如果不嫌弃,我来帮你。”

空愣了一下后顺从地站起来背对着那维莱特坐在了床边。

他想着要和那维莱特一起旅行上一段时间,一味客气的话就没办法轻松的相处了。朋友之间互相麻烦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那就麻烦你了。”

那维莱特对给空编发这件事表现得非常适应。

托编发的需求,空背对着他坐在床边。

常年绑着麻花辫的金发散开后犹如金色的波浪,蓬松的长发铺满了空看似单薄的后背,甚至还有一部分落在床铺上蜿蜒四散。

就这一瞬间,那维莱特迟疑了。

“那维莱特?”迟迟感受不到那维莱特的动作,空疑惑的侧首。

“没事。”那维莱特在空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脱下了一直戴着的手套。

金色细软的发丝从他的指间滑过,鼻尖隐隐嗅到了甜甜的香气。

安静而祥和的氛围笼罩着以人形姿态诞生的水龙。

如果他不是以这样的姿态诞生,那恐怕他连绑头发这么简单的事都无法做到了。

“好了。”随着他松开手,绑着墨蓝色缎带的麻花辫落回了原处。

“绑好了吗?谢谢你,那维莱特。”空晃了晃脑袋,长长的辫子在身后甩来甩去,像调皮的幼龙尾巴。

视线跟随着甩动的发尾,墨蓝色缎带系成的大蝴蝶结格外惹眼。

“叩叩。”门外传来模糊的声音,“客人们起来了吗?可以来餐厅吃早饭了。”

“好的,谢谢。——派蒙,起床啦!”

吃完还算可口的早饭,空带着派蒙和那维莱特到甲板上遛弯。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清新的海风迎面而来,一切都与陆地是那么的不同。

派蒙在空的身边前后飞了两圈,晃着脚丫子,脸上满是好奇。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派蒙。”

“你今天的头发是自己绑的吗?”

“不是啊,是那维莱特帮我绑的。”

“噢噢,我就说嘛!”

“??”

派蒙自言自语了两句,小手一挥当场就飞走了——“我去厨房间看看!”

空:?

茫然的目送派蒙离开,转头对上那维莱特的龙目,空讪笑着建议:“我们去钓鱼?那维莱特应该没有在海上钓过鱼吧?”

“没有。”那维莱特漫长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的与人类有关的活动。

在来枫丹廷当审判官之前他疑惑自己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姿态诞生,受邀来枫丹廷之后更是整日都在忙于公务和审判——况且以他的能力也不需要进行钓鱼这一捕鱼行为。

听到那维莱特没有钓过鱼,空眼前一亮。

尽管以那维莱特的实力既不会遭遇被鱼反向拖进海里,又不会被自己钓上来的鱼扇脸。

但,海钓,仍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我们去问船主借鱼竿吧!”

湿润的海风吹拂,宽敞的甲板上还零零散散站着一些谈话的商人和忙碌的水手。

空提着等会儿要装鱼的水桶,那维莱特拿着两根看似有些细的鱼竿站在旁边。

惹眼的两人不能说泯然于众,只是分外的格格不入罢了。

经常海钓的渔船会有鱼竿固定槽,但显然这艘小商船是不会有的。

于是,空拿过两根鱼竿,示意那维莱特把外套脱了放在旁边,避免钓鱼弄脏。

“听说钓鱼要先打窝,但我们在海面上又在前进就不打窝了。”空兴致勃勃的一甩鱼竿。勾着鱼饵的钩子飞快地滑出一道抛物线落进了海中。

瞧见空兴奋的神情,那维莱特想说的话又说不出口了。很奇怪,他第一次有这种不想打算别人期待的心情。

只是,他是水之龙王,恐怕不会有鱼类主动靠近这艘船……

果不其然,他看着空的神色从兴奋期待到无聊。

得想想办法。

“好奇怪怎么会一条鱼都没有……那维莱特?”空嘟囔了两句,刚想跟那维莱特说不钓鱼了,结果刚才还一直在身边的人不知所踪,只有椅子上的外套。

“……那维莱特?”

空迷茫地环视四周,不知何时空荡荡的甲板上只剩下他和一个坐着打瞌睡的水手。

人都去哪儿了?

没来得及多想,手中的鱼竿传来了巨大的拉力,空下意识地握紧鱼竿朝海面看去。

绷直的鱼线深入海面之下深不见底,庞大的拉力让空踉跄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自己。

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钓了个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鱼线上的拉力越来越大,空愈发拽不住手里的鱼竿。

他有预感如果他还不松手可能会被拽进海里……

尽管有些遗憾,但他应该见不着“这条大鱼”了。

鱼竿微微从手里滑出,空无意中撇了一眼海面,一条有些眼熟的蓝色鱼尾悄然潜入水里。

电光火石间,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出现在了空的脑海里。

这次他没有用力,松懈了身体让鱼竿带着他飞入海洋。

“噗通。”

重物落水的声音惊动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水手,后者勉为其难地睁开眼扫了一圈,见没人就继续睡了。

不为人所见的海面之下,空落在了蓝色巨物的身边。

不同于岩龙威严的样子,他面前庞大的蓝龙更多透着一丝可爱——就像这个“人”一样温柔而又有些笨拙。

他能看到鱼竿的鱼钩正卡在蓝龙的爪子里,很显然一个鱼钩根本伤不到这个大家伙

最新小说: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只为报复他的爸爸。(父子/骨科)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