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校园小说 > 美强脑洞 > 7 表演型小白花x家道没落星盗

7 表演型小白花x家道没落星盗(1 / 2)

小白花是在从首都星出发的客船上被掳走的,他苍白着一张小脸也难掩姝色,然而绑走他的人毫不怜香惜玉,速度很快也很专业,把小白花随便往仓库一扔,就开着伪装成客船的穿梭舰跑路了,小白花很快就被带到在偏远星域当土大王的星盗头子面前。星盗头子站在高处俯视他。和身强体壮的星盗们相比,小白花就像个十分柔弱的雄性,皮肤白皙光滑,他瑟缩着怯生生抬眼的模样甚至勾起几个星盗的怜惜。然而星盗头子却不为所动,他大步上前捏住小白花的下巴,大笑说你最后还是落到了我手里!

小白花眼睛里隐约荡漾着的水光,他可怜兮兮地说自己心里也是有峰哥哥的,只是父母之命不能违抗,看到峰哥哥沦落如此境地,他心如刀割却无能为力巴拉巴拉。如果星盗头子还是当年那个愣小子可能就信了,如今他只是冷笑一声说,既然如此当年没履行的婚约就在这里办吧。

根据套路,小白花和星盗头子是一对竹马竹马,小白花家为了攀附权势把小白花献了出去,当时的星盗头子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小子,对温柔善解人意的小白花动了心,定了婚约,给了他们家族数不清的好处。然而等自己家族没落了,第一个和他撇清关系的同样也是这个温柔的小白花。或许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又或许真的是余情未了,星盗头子执意要把小白花抓过来,把他变成自己的人。

如果按照普通的剧本继续下去,这应该是一篇先婚后爱、破镜重圆文,然而小白花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正小白花。作为家族里不受宠的私生子,小白花从小就被养成了阴险狡猾的品性,他借着自己无害的外表挑拨是非、玩弄手段,为自己谋得利益,随口说出的谎话不知凡几,就连唯一真心待他的竹马也是他通往权力顶峰的垫脚石。如今他们家族风光无限,小白花也如愿成为了话事人,他自然不愿意见到旧人,也不想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凉地方,所以就想赶紧哄住他的旧竹马。

然而星盗头子好像并不吃这套。小白花不是性感艳丽的长相,却靠自己故作柔弱的姿态勾起了不少星盗的怜惜,尽管舰船里的其他星盗对小白花都挺恭敬,都叫他嫂子,但同时也遵守星盗头子的命令把小白花看得死死的,小白花以往攻无不克的话术和心机对这群空有一身腱子肉的星盗毫无用处,他非常恼火,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披在表面温柔的皮。没错,根据套路,小白花是一个标准的表演型人格障碍患者,尽管他本性暴虐凶残,但他喜欢把自己伪装成小白花的样子,用过分娇羞样的引诱迷惑他人,他享受用谎言玩弄别人的快感,同时也认为星盗头子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容易得手的猎物。

小白花直接悄悄溜进星盗头子的房间,打算进行一个勾的引,他准备了很多东西,也思考了很多方案,势必要把星盗头子拿下或者把人杀死,但小白花没有想到星盗头子像是看穿了他一切想法那样不为所动,无论他脱成什么样,露出怎么样诱惑而清纯的表情,星盗头子仍然只是面无表情看他表演。因为星盗头子表现得过于冷静,小白花都开始犹豫了要不要假意献出屁股了,没想到星盗头子又说算了还是你来吧,小白花又装出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说谢谢峰哥哥峰哥哥最好了之类的场面话,事后小白花缩在星盗头子怀里,突然有一瞬间觉得这样生活似乎也不错。星盗头子给了小白花一块小金属牌,好像是他以前的身份牌,说用这个可以在他的船上畅通无阻。小白花一边在心里嫌弃上面的纹样老土、金属材质廉价,脸上还是欢天喜地的收下了。

根据套路,他们过着隔三岔五打炮的性福生活,星盗头子说的婚礼也在紧锣密鼓准备着,小白花的心态却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似乎越来越无法掩饰自己的本性了,思考方式也变得像星盗们一样直来直往。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一个失去了伪装的掌权者,在勾心斗角的权力纷争中只会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从小在诡计和阴谋毒液的浸泡下成长的小白花,终于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样离开,回到自己熟悉的名利场。很快他就找到机会了,因为现在星盗们都对他放下了防备称兄道弟,小白花就趁着星盗头子外出的时候一刀捅了上一秒还叫他嫂子的星盗,还放了一把火制造点混乱,最后笑眯眯跳上船进行一个路的跑,完全不在乎自己干了什么事情。

从自己家族没落、小白花落井下石那天开始,星盗头子就清楚地认识到他所爱之人那副美貌的皮囊下的恶毒心肠,他擅长用谎言伪装成无害的模样,对自己的一切恶行没有丝毫罪恶感,更没有一丝悔意。但爱情向来不讲道理,他无法控制自己对小白花的感情,这次把人掳过来也是想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小白花愿意留在这里直到婚礼办完那他就安心去执行任务,回来就和人家过一辈子,如果小白花跑路的话,那就连道别的话也不用说了。在一众兄弟忿忿不平的眼神中,星盗头子长叹一口气,说如果还有命回来的话在和小白花谈谈吧。

回到中央星域的小白花很快就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中,一开始他只是遗憾没有炮打了,但他很快就意识到星盗头子是唯一真心实意爱着他的人,父母把他当一个对家族有用处的花瓶,兄弟姐妹把他当单纯愚蠢的傀儡,等他靠着高明的骗术和谎言初露锋芒以后,又多了一些看中他权势和容貌的所谓追求者……其他人对他的爱都是庸人的爱,有欲求的、不纯真的爱,只有那个从少年时期就一直爱慕自己的人,只有他的爱能够让自己满足。

一开始,小白花觉得有人对他这么长情还沾沾自喜,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表演型人格障碍的特性把他拉入了似是而非的的幻想中,有时候他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在星盗头子的船上,迷迷糊糊找人找了半天才发现不对劲,假想和现实掺杂在一起,自己每天用来想对方的时间越来越多,几乎到了不可控的程度。小白花的痛苦也是对比出来的,尝过十分的爱以后,他对一切都表现得兴致缺缺的样子,只对和星盗头子有关的消息感兴趣,长时间的分别,使得对方的形象在他的记忆中被一遍遍美化,却也一次次提醒他自己无法与对方相见的事实。

根据套路,小白花的眼线给他传来发现星盗头子重伤的消息,小白花火速赶到正准备撒娇质问他这段时间的人间蒸发,却发现星盗头子因为伤到头失忆了,于是马上一秒变脸做好情绪,含着泪说老公你总算回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可星盗头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怎么还会记得他,于是小白花拿出那块小金属牌,说这是老公给的定情信物,星盗头子看到上面刻着一个和他身上纹身一样的图案,也相信他们情意相投的事情,但是为什么那块金属牌有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凹纹里还有斑驳的红色血迹?星盗头子明显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他看着小白花脸上甚至有些恐怖的虚幻笑容,一时之间竟然不太敢说话。

对于小白花来说,心上人的失忆反而是一件好消息,他编造了他们的恋爱经历,说他们感情稳定正在谈婚论嫁,一个接一个谎言接连抛出,小白花相信以自己缜密的思维和能力骗术,保证能安安稳稳骗完这辈子,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星盗头子慢慢在熟悉的环境里恢复了记忆。起初,星盗头子只是抱着一种“我就看你装多久”的心情继续装失忆,但他发现小白花在自己地盘里俨然一副女主人做派,船上的人和出生入死的小弟们全部被小白花笼络,就连当初被捅了一刀的星盗也认为小白花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动手的,转过头来劝自己这个老大和小白花一心一意好好过日子,这时星盗头子才隐隐感觉到了不安,但这么一朵柔弱美丽的花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只是想和心爱的人相守罢了,即使已经觉察到星盗头子已经恢复了记忆,他也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玩着我装不知道你在装的游戏。

理论

最新小说: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只为报复他的爸爸。(父子/骨科)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