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1 / 2)

五月初太学新入一批权贵子弟,不外乎都是使银子买进去的名额。司业明面上组织了次入学考试,很快按照成绩统统将这群“金主”分配到了艮班和兑班。

宁宁倒没使银子,拿的是她六哥的口谕。原本国子监祭酒韩大人特意要将宁宁殿下直接安排到英国公世子所在的乾班,也是国子监最好的班级。

国子监按照八卦顺序“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依次分班,其中乾为最上等,能进此班的学生几乎相当于半只脚已然踏上登科路。而兑班则为最次等,多半是太学收纳权贵子弟的场所,哄着各位金主浸染几年书香墨香,往后家里给捐个官,再入仕途也有个凭证。

宁宁本来就躲着柳琢春,兼之明面上的未婚夫褚慈河更是一肚子坏水,她才懒得与这二人纠缠,更何况乾班都是经世致用的人才,她上辈子来初中都没上完,病体连累着精神,使得她也不曾看进去多少书,不然在这古代说不定也能惊才绝艳一把。可惜了,宁宁这样遗憾地想,老老实实地在慈宁殿温书,安怀在此期间也找过她一起复习,可惜两人都是半吊子水平。宁宁问安怀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又被他睁着一双眼睛殷切好学地望着,便只能硬着头皮胡扯。不过也是凑巧,这两人一个敢说一个敢信,在书上胡写乱花一阵,安怀又抱着自己从宫外带来的斗鸡,兴冲冲地到院子里给宁宁炫耀。

安怀带来的这只斗鸡叫大将军,全身乌黑,高大魁梧,只有主翼边有两根白毛,越发衬得全身黑。那大将军金鸡独立在花坛沿上,伸长了脖子,毛细眼大,眼窝深深,耳叶短小,东看西看的,就像个人似的。

宁宁觉得稀奇,也扔了书跑到院子里,她倒了杯茶水递到大将军面前,手抖着,还有些害怕它会叨伤自己。但没料到大将军神气活现,一点都不怕人,反而笃笃笃地喝了好几口,眼珠又盯着石桌上的糕点,飞快地扑棱过去,又开始啄起牛乳糕来。

“好霸气啊,成精了似的,要不这只留在宫里给我玩几天吧。”

宁宁张嘴就要安怀的心尖宝贝,他自然一百个不愿意,但又拗不过她哀求,便答应回城西鸟市上重新给她挑一只芦花大公鸡,保准威风。

“行,那等国子监开学那天,我跟你一起去。”

后来入学考试,宁宁凭借着眼下两团青黑的努力,还不至于进了最差的兑班,而是考进了第四等的巽班,刚好和前三等的乾坤震隔了一座勤学园。安怀倒是次一等,原本在坎班,但用了安亲王府的名头,强行调到了巽班,为的就是能和宁宁一块玩斗鸡,总而言之心思就不在学业上。

“你搬过来就是影响我学习。”宁宁特意为今日开学还打扮了一番,因为入太学的原因,发髻不能繁复,便只梳了个单螺髻,额角细绒绒的胎发也被春尚嬷嬷修剪过,衬着女孩子细白红润的一张脸,朴素中还透出小儿女的烂漫。裙子选了当下流行的鸡心领半臂,配着鸡心领大袖衫和间色下裙穿,干练又俏皮,瞧着像是能横刀立马的厉害小娘子。

安怀还抱着自己的大将军,刚坐下就见宁宁板正脊背坐着装得好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隐隐瞧着还有几分柳二公子的姿态。他瞪她一眼,继续旁若无人地坐定,而后才慢悠悠地说:“少给你老叔装,我先睡会,今日开学只上半日课,下午咱们一起去鸟市给你挑只斗鸡。”

“斗鸡?不是吧,你们也喜欢斗鸡啊,我就说我最近也想买一只,就是我爹不让,总说我不学无术。唉,你怀里那只叫什么啊,看着好威风,能让我摸一摸吗?”

宁宁还梗着脖子硬看自己看不懂的典籍,身侧忽地窜出一道声音,紧接着一个锦衣少年挤到她桌案旁,正是尚书府的柳南铮,也是柳琢春的弟弟。

“你怎么在这个班?”

柳南铮还想往她和安怀之间的空位钻,宁宁一把攥住他的领子,惊诧道:“你哥和许逐语两尊大神辅导你,都没把你给带飞到乾班啊,小老弟,这这这这也太菜了吧”

少年挣扎了几下,骤然被宁宁戳到痛处,脖子耳根红成一片,嗫喏着还没将话说完,旁边的安怀伏在桌上咯咯咯笑了起来,不知道也以为他怀里的大将军要下蛋了似的。

宁宁却只觉得头疼,一阵危险预警袭来,本来以为不和主角们一个班,也就少去许多麻烦和牵连,哪成想柳琢春的弟弟如此不争气,竟然和她考到了一个班。这次只怕还是要三天两头地和主角们碰面,而现在不巧,宁宁刚把他们都给得罪完,完全一个处处都是修罗场的状态呀。

“我就是学不进去嘛,我跟我爹说了,我是做武将的材料,可惜老头子不听,我又有什么办法。”少年一脸丧气地跌坐在宁宁椅子旁,瞧着像被欺负了一样,还抱着椅子腿要和宁宁大吐苦水。好在大将军伸着脖子喔喔叫了两声,打断了柳南铮的思绪之后,刚好夫子也抱着书和戒尺走进屋里。

第一堂课原本也没讲什么,更何况宁宁也听不进去,尤其柳南铮还坐在了她的正后方,不时地传纸条给她,求着宁宁带他一起去鸟市,还自来熟地叫她老大,颇有梁山好汉结拜的豪气。

【想跟着我混也行,你得告诉我你哥最近怎么样?身子好些了没?吃饭什么的也正常吗?你爹在府里没有欺负你哥吧?】

宁宁偷摸在纸条上写了很多关于柳琢春的问题,但送出去之前,又给攥成一团塞回袖子里,最后重新撕下一条皱巴巴的废纸,宁宁只写了一行话,告诉他:“跟着我混的第一条规矩,记好了,就是要当柳琢春的狗,知道吗?”

课上大将军倒是没叫,只不过安怀剥瓜子的时候,大将军跳到桌子上去叨,惹得全班都看过来,夫子自然生气,罚他到书院宗师堂的空地上站桩。宁宁原本装得老实,但看到安怀刚站起身就被大将军扑腾起来踹了一脚,还有滴了几滴鸡屎在他脖子里,没忍住和后座的柳南铮都一起笑出了声,惹得夫子以为他们这群纨绔是在挑衅,一同罚去宗师堂站桩,也算是杀鸡儆猴震慑学生。

宗师堂是太学生锻炼体术的场所,宁宁安怀和柳南铮三人到练武场的时候,还有几个师父正光着膀子比试。宁宁这时也不抱怨又晒又累了,反而兴致勃勃地围观起来,不时咂摸几声跟柳南铮凑在一起讨论哪个师父的肌肉更大块。

柳南铮到底是年纪小好骗,被宁宁几句话逗得面红耳赤,安怀看不下去就一把将大将军扔到宁宁怀里,提议说:“反正夫子罚我们也是走个过场,不如现在就翘课去鸟市,趁着天早,还好挑一挑品相好的斗鸡。”

“逃课不好吧?你不学别人还要学嘞,我就说你小子跟我坐一起,影响我学”经历过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宁宁,下意识反驳起安怀,只不过话还没唠叨完,柳南铮就弱弱地补上一句:“可是不逃课的话,等乾班下学,我哥和许逐语肯定会发现我被夫子惩罚,然后来宗师堂找我的,到时候老大你”

“其实我觉得吧,学习还是得张弛有度,也不用就是一口吃成个胖子是吧?我知道国子监后墙那边有个老槐树,翻出去很方便的,走吧走吧一起走吧。”

宁宁一把揽住柳南铮的脖子,几乎将人拖拽着往后院走,安怀在旁边听得似懂非懂,但只要能逃课他就开心,便顶着大将军也像只斗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跟上去。

一路偷溜到后院围墙旁的老槐树下面,宁宁望着枝叶青翠的树冠,想起来从前爬墙会佳人的事迹,想来恍如隔世,可也不过是一年多之前。那时的阿春还没后来那样爱哭,清冷胜雪的少年总穿着蓝白云纹的素雅衣衫,侧脸秀致清丽,微微侧目睨人时又含着绮丽的情思。

宁宁陷入回忆里,想到坐在槐树下一丝不苟给她梳头发的少年,无端有些埋怨起

最新小说: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 原神长篇无敌系列 白玉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