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主 下()(1 / 2)

姜琼望着手里看似普通的铜镜,终于下定了决心。

平常状态下,玄天镜里的图像随着使用者的意念而变化,执镜者可以从镜子中窥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日常起居。

不过如若有特殊法决加持,即便是千万年前的前尘往事,镜子也能将其一一呈现。

姜琼在有关玄天镜的书中见笔者注道:法决启动的条件十分苛刻,只有与镜子属性相同的水灵根修士有概率能成功,其中,水灵根越纯粹,成功的概率越高。

姜琼自信,这南神宗除了谭无月那个老怪物,没有比他的水灵根更纯粹的了。

于是他抬手催动灵气,体内的水元素随着法决的指示流动到镜子面前,将其包裹起来。里面的玄天镜也变成一滩清澈透亮的水,与姜琼的水元素相融合。

启动玄天镜所需要的灵气庞大,姜琼不过金丹期修士,很快就面临支撑不住的困境。

此时姜琼提前布置好的阵法猛然启动,发出刺眼的金光,源源不断的灵气开始注入姜琼体内,通过姜琼的躯体传输给正在运行的玄天镜。

终于,玄天镜变成一道水幕,水幕中的画面开始播放。

十万年前,神兽凤凰陨落,在坠落陆地时流下了一滴金色的泪水。

突然出现凤凰这般只出现于书本中的庞然巨物,使没什么心理准备的姜琼一惊。

自己不过二十余岁,怎么会与上古时代的凤凰扯上关系,莫不是这玄天镜还未修好。

姜琼开始心疼自己为了启动灵气阵法搭上去的法宝们。

水幕中,已死去的凤凰陈尸在荒芜的雪山上,而那滴泪水因着极低的温度,迅速被冻结成冰,埋藏在经年不化的厚雪中。

而后的画面始终定格在这雪山之巅上,凤凰的遗体也终究被万年飞雪掩埋。

期间,有零星的人前来寻觅陨落的凤凰,但从未有能战胜盘旋在遗体之上修炼的巨兽——睚眦的。

又是几万年过去,睚眦性格偏激,又仗着实力强横,但凡有闯入他领地的,都少不了遭到他的追杀。可是上古大神遍地走,他也遇到了一个不能碰的硬钉子,也就是他的五弟饕餮。

姜琼看着眼前两个面目可怕的凶兽在进行殊死搏斗,心中暗暗激动,这可比人间画本子画得要精彩万余倍,有着玄天镜的身临其境功能加持,他的观影体验直接拉满。

战斗的结果是睚眦惨败,从雪山之巅仓皇逃跑,而饕餮仍穷追不舍,两兽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

而后,雪山周边归于寂静,直到一日天地变色,纯白的雪山被地底喷涌的魔气渲染成紫黑的模样,周围传来无绝的哀嚎和惨叫。

姜琼闭目,知道这是在上演那场传说中的上古浩劫。在这场浩劫之中,许多传说中的仙人巨兽都没能幸免于难,纷纷陨落,其中就有之前争斗的两只凶兽——睚眦和饕餮。

雪山的雪被魔气带来的高温所侵蚀,逐渐融化,露出了凤凰的枯骨和那滴被冻结的眼泪。奇怪的是,这滴眼泪在魔气中依旧保持晶莹剔透的模样,不为魔气所沾染分毫。

在魔气仿佛已经充斥整个世界的时候,金光从乌云中破出,如同一把锐利的巨斧,劈开了蔓延世界的黑色,将一切痛苦气息照亮,而金光的源头,正是如今南神宗所处的羽山。

“数万年前魔气肆虐,羽山山神为救苍生,献出自己的神魂,终于封印了魔气,还天下以海晏河清。”谭无月鲜有理睬姜琼提出的问题,只有在他问及关于数万年前的浩劫时,会开他的金口回答一两句。

“魔气害死了如此多的仙人,为何只有羽山山神能抵抗甚至是封印魔气呢?”见师尊回答自己之后,年幼的姜琼继续追问。

谭无月低头看了一眼姜琼,眼中透露出浓重的嫌弃。

“天界有龙凤,人界有羽山,魔界有十二城。你说的那些仙人对于羽山山神而言,不过蝼蚁。”

“那您与羽山山神相比谁厉害呢。”小姜琼很少和师尊聊那么久,于是乘胜追击道。

此时正好韩玉练剑归来,对在殿中的二人视若无睹,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

谭无月的脸色突然好看了许多,饮了一口茶道。

“我于她而言,只是一粒尘埃。”

玄天镜的画面在金光笼罩世界的时候戛然而止,姜琼也从回忆中被拉回现实。一堆天材地宝的灵气被供养给玄天镜,从而变成破铜烂铁,而他从有记忆起便一直充盈的灵气,竟也被消耗殆尽,让他只能瘫倒在地,喘着粗气。

“天地有龙凤”他喃喃道。

自己修炼天赋那么逆天,不会是凤凰转世吧!

清气苑中。

韩玉侧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胸前搂着一只小猫。小猫通体雪白,用自己柔软的毛不停地蹭着韩玉下巴和胸前裸露的皮肤。楼牙在韩玉的身后,双手搂着韩玉的细腰,肉棒在韩玉的小穴中努力耕耘着,这是作为炉鼎每日的所必备的功课。韩玉柔软的小穴不停地吮吸着入侵的巨根,楼牙一捅到韩玉敏感处之上,就顿感四周的的嫩肉争先恐后地全面包围着自己的小兄弟,身下的棒子更是硬得仿若铁棒,忍不住地紧抱着韩玉往她的更深处插去。

猫儿因为韩玉的身子颤抖而不满意地在她胸前窜动,却又赖着不肯走,只得用它粗糙的小舌舔舐韩玉的皮肤以示讨好,这使得韩玉终于忍不了呻吟了出来。她本想通过合欢宗秘典记载的方法启动楼牙这个炉鼎,顺便治一治他的伤,韩玉以为此类功法十分简单,想着在治伤之余顺便翻阅一遍刚从人间淘来的话本,逗一逗经常来蹭饭的小猫,没想到身后的炉鼎先是缓慢地抽插,让她放松了小穴的警惕,等逼水泛滥之时,这只阴险的毒蛇又图穷匕现,死命发狠地往自己花心顶,顶得她是一阵又一阵的失神,偏偏怀里的猫儿也不老实,大尾巴总在她的两个乳头前划过,可怜的乳头敏感得挺立起来,又得不到人的抚慰,被激起情欲地韩玉只得通过自己被塞满的小穴来得到快感。

到后面韩玉已完全无法保持清醒,身后的楼牙也不断喘着粗气,蛇类的身子本是冰冷的,因韩玉的花穴长时间地含住楼牙的肉根,就连两个睾丸也被两侧大腿根紧紧夹住,使得楼牙的肉棒被感染的炽热无比,韩玉怀中的猫儿还将头靠在韩玉脖间,两只大眼睛眯成一条缝,挑衅似的看着楼牙。

楼牙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同为妖族,他自然知道这只猫已经到了可以化形的地步,只是为了在韩玉面前示好卖乖,所以天天化成未开智的兽态,在他面前表现得与韩玉亲密非常。

于是他伸出本来抱着韩玉的一只手,提起黏在韩玉身上的白猫,用他最大的力气扔出床外。半眯着眼的韩玉感受到了这个变化,本想起身查看猫的情况,却发现身后的楼牙抓住了自己的双乳,胸前的两大坨就如同玩具一样在楼牙的手中被肆意玩弄。

楼牙认为自己获得了韩玉的全部所有权,于是操得更加肆意,又半哄骗半诱惑道:“主人,炉鼎的骚鸡巴好痛,是不是修炼的姿势不对。”

韩玉没回答,只是身体完全的软了下来,思考合欢宗秘术中姿势相关的描述。

楼牙感觉韩玉的小穴彻底卸下了防备,于是又用力一顶,惹得韩玉淫叫一声,然后又趁此机会,将无防备的韩玉翻了个面,又开始奸淫如母狗般趴在床上的韩玉。

因为换了姿势的原因,楼牙能入得更深了,他恨不得整根没入,连同自己的卵蛋一起献给身下的韩玉,射精的冲动也再也无法阻挡,他紧紧的将自己的下身塞进韩玉的小逼中,严丝合缝,在子宫口里高翘的鸡巴射出鼓鼓浓精,直达子

最新小说: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只为报复他的爸爸。(父子/骨科)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