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兰(1 / 2)

营帐外传来一阵拖拽的声响,继而那浑身血淋的侍卫便被人给扔在帝后二人面前。嫣栀媃娇柔低呼一声,而后绣帕掩面似是不忍看地侧过头去。

嫣昭昭亦是眉头紧蹙着,那侍卫浑身上下没有一地好肉,全是被鞭子给抽出来的伤痕,每一道伤疤皆血肉外翻,异常骇人。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与亵裤,而那裤上满是血渍,双腿间那处尤为多,她了然,应是皇帝在撞破二人私情,震怒之下赐了他宫刑。

与颜嫔贴身宫女不同,侍卫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他看见高坐在椅上的皇帝与皇后时,竟也丝毫不惧,抑或说已然无甚可惧,扯着干裂的唇一字一句道:“我与颜儿两情相悦,何错之有?皇上您后宫三千,可懂得颜儿的寂寞?只有我,只有我是最懂颜儿的人!”

皇帝本来就因为圣颜被这二人冒犯而满腔怒火,他虽并不在意颜嫔,可亦绝容不得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等事来。此时见这该死的侍卫还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更是怒极反笑。“是么?那就差人把颜嫔给朕叫醒,让她同朕说说她有多寂寞,而你又有多懂她!”

“去,把颜嫔给叫到朕跟前来。”皇帝紧攥拳头,现下是连一分安生时候都不愿再给颜嫔。太监小禄子亲自去喊,可刚小产完昏迷的颜嫔又怎会轻易被叫起来,可见皇帝一脸震怒的模样,便也晓得这颜嫔大抵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了,惯会看脸色的太监拿起置于一旁的水盆倒在了颜嫔的脸上,硬生生将其给泼醒。

昏迷中的颜嫔猛地睁开眼睛,整个人还在虚弱发昏,连话都还未来得及说,便被人被拽着手臂拖拽至外间。她连双膝跪地都无力,此时看着眼前皇上难看的脸色与身旁被打得难辨是何人的侍卫,脑子渐渐清明了起来,终是想起来昏迷之前究竟发生了何事。

她顾不上身子虚弱,拖着身子爬到皇帝的脚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脚,“皇、皇上,嫔妾冤枉啊!”

喊冤的话她的贴身宫女已然喊得多了,他却一丁点也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皇帝抬脚将人给踹开,嫌恶地看了颜嫔一眼,眸中满是肃杀之色。“颜嫔,朕后宫三千可是让你感到寂寞了?寂寞得要找这么个侍卫来与你在榻上彻夜畅谈,让他懂你?!”

“不、不不不,皇上!不是这样的,嫔妾没有与人私通啊!”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也单薄得厉害,可她却远远顾不上这些,一个劲地开口解释着。“今夜嫔妾一如既往地吃过晚膳后就准备安寝,可是嫔妾身子却燥热得不行,才让宫女去打水准备沐浴一番。可、可是就在嫔妾沐浴之时,这狂徒却突然闯入嫔妾的营帐内,竟、竟奸污了嫔妾!”

她泫然欲泣,惨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往前让人觉得怜惜的眼泪如今落在皇帝眼中只剩下嫌恶。“嫔妾一直挣扎,这才伤及龙胎。嫔妾真的不是自愿的啊!皇上明鉴啊——”

皇上好似连看她一眼都嫌脏了眼睛,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解释。可她真的是遭人所害啊!

颜嫔看了一眼那闯入她营帐的狂徒,爬过去拽着他的里衣,不顾形象地嘶吼着,“谁!究竟是谁派你来害了我!”

侍卫任由她拍打着自己,活脱脱就是一个纵容心上人将怨气撒在自己身上的模样。“颜儿,你怪我也是应该,我该再谨慎一些才是。”

这话,无疑是彻底压死颜嫔的最后一根稻草。

嫣昭昭心下暗叹一声,颜嫔怕是已经完了。哪怕她真的被人所害,也是真真切切地给皇帝头上染上了一抹亮色,皇帝本就对她没有几分情意,又怎会继续留下她。

只是有些事还是要先拨开云雾的为好。

“传太医过来。”嫣昭昭忽而出声,“颜嫔既说有人害了她,便将太医寻来看看究竟有没有不妥之处。”

见皇帝不作声,小禄子站在营帐旁一时竟不知该不该去。忽而,皇后又厉声朝他道:“还不快去?!”他这才连忙出了营帐将当值的太医都给找了过来。

当值的顾太医奉命在营帐内室一探,拿出银针在那些颜嫔吃下的饭菜上验了验,又闻了闻,继而摇头示意着饭菜无恙。终,他视线落在那搁在案桌上开得灿烂的百合,他先是凑近嗅了嗅花蕊,除了百合的清香,竟还多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甜香。

顾太医眉头轻蹙,用指腹沾了点茶水在那花蕊上涂抹开,那股甜香遇水即化,那股幽幽的香气更加浓郁了些。

他捧着花瓶跪在帝后面前,“禀皇上、皇后,屋内一切无碍。唯有这一瓶百合花花蕊中被人给抹上了依兰香。”

“依兰香是何物?”嫣昭昭眸光落在那颜色靓丽的百合上,没想到竟是此处出了纰漏。

“回娘娘,依兰香是以依兰花所调制成的香料,是用以男女调情之用。”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那脸色惨白的颜嫔,又移开视线继续道:“且这依兰香中被掺入了对女子有害的麝香,只要颜嫔娘娘吸入过这香气,便会容易小产。”

颜嫔双腿更软,眸中并发出激烈的恨意,泪眼婆娑地叫屈喊冤,“皇上您听,您听啊!嫔妾真真切切是遭人所害,嫔妾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拿腹中皇嗣的生命来以此糟践啊!求皇上明鉴,查明陷害嫔妾与腹中皇嗣的凶手啊!”

嫣昭昭忽而想起了什么,视线看向太医,“据本宫所知,花房每日都会给颜嫔送来百合放在帐内以作安神之用,送到颜嫔营帐内的东西,顾太医竟未检验仔细?”

顾太医心中猛跳,眉眼间多了几分慌乱之色。“娘娘明鉴,这日日送往颜嫔营帐中的物品,下官都会确认无误才送入帐内,此百合是昨日早晨送过来,下官亦检查过了,无任何异常。”

嫣昭昭眉头皱得更紧,心头盘旋的疑窦更甚。若当真要做到如此地步,只能说此人的手腕计谋可见一斑。顾太医是太医院中数一数二为人清廉的太医,要收买他来谋害皇嗣,他大约是不敢冒上这杀头的罪名来帮这幕后之人。那便唯有一种可能,百合花是在送到营帐内之后才被人给涂抹上依兰香,而后又在花蕊上撒了点水让花开得更加灿烂,这才让香发挥了作用,不仅让颜嫔与人私通失了贞,又将其腹中皇嗣给弄没了,一石二鸟。

皇帝已然无任何兴致再听下去,甚至再看颜嫔一眼都觉烦躁,他懒懒地掀起眼皮,“玩得挺有兴致啊,还用上了调情香。”他站起身走到那侍卫面前,忽而抬起脚踩在了他刚被赐了宫刑还尚未愈合的伤口上。

一瞬间,侍卫惨烈的叫声响彻整个营帐,令闻者不禁胆寒。可皇帝却仿佛置若罔闻,脚下更加使劲,鲜血淋漓,淌了一地。“你是何时与这贱人私通的,嗯?”

侍卫疼得冷汗直冒,里衣已然湿濡一片,可他却不敢推开皇帝的脚,只能硬生生地受着。“我、我从颜儿入宫以来,就一直心悦于她。”他这话虽是没有明确回答皇帝的问题,却也在侧面表示,他们早有私情。

“好。”皇帝嗤笑一声,“很好。”

“不、不——”颜嫔此时简直就比那窦娥还冤,她此前根本从未见过这名侍卫,又何来的与他有私情!“皇上、皇上!嫔妾之前根本从未见过他啊!他又怎会倾慕于嫔妾!皇上,嫔妾对你一直都是真心一片,从未有过别人啊!”

那一直不敢在圣颜前说话的贴身宫女也力挺自家主子,“皇上不要相信那狂徒所言啊!娘娘此前真的没有见过此人,奴婢可以作证,娘娘她真的没有啊!”

皇帝睨了她一眼,眸中满是看死人一般是淡漠。“沆瀣一气。”

见皇帝如何都不相信自己与那侍卫并无私情,颜嫔心慌不已,她怕失宠,却更怕死啊!她不死心地抱住皇帝的一只腿,不断哀求,“皇上,求求您求求您

最新小说: 狼心狗肺江公子 亲妈给他生了个儿子,只为报复他的爸爸。(父子/骨科) 城南旧纸鸢 星穹铁道工口短篇 错上校霸(1v1) 嘴硬 书包里的老婆 露水情缘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